天山網訊(記者祝黎嬌 實習生張雪艷報道)打車沒有零錢用手機也可以付款。出門不好打車梢蘊崆霸ぴ枷碌ァ趙諶鞔蟪鞘蟹緱業摹翱斕拇虺怠筆只砑謔贅諑襯酒肫粲謾!胺獎恪⒖旖蕁⑹∏筆淺絲禿統鱟獬鄧凈親鈧憊鄣母惺埽孀旁擻麽巳砑娜嗽嚼叢蕉啵燦惺忻窬醯麽巳砑┒雌畝啵荒艹浦按虺瞪衿鰲薄�2月19日、20日,記者親身體驗了“快的打車”軟件。
    記者體驗“快的打車”
    2月19日15時44分,記者從烏市中泉廣場打車前往烏魯木齊大廈,通過“快的打車”發佈打車申請,顯示所在位置附近“有百餘輛出租車”。軟件上方顯示等待時間,用戶在下單前可選擇“是否拼車”、“是否願付小費”兩項服務,小費5元起加,50元封頂。
    過了1分鐘左右,軟件提示“您已經被成功搶單”。
    15時47分,搶單成功的新AT2169司機張師傅打電話告知記者,他馬上到中泉廣場,要求記者等待幾分鐘。
    15時51分,記者順利乘坐張師傅的車前往烏魯木齊大廈。到達目的地後,因記者手機沒有安裝支付寶錢包,未能通過支付寶付款,所以沒能享受到“立減13元”的優惠。
    2月20日11時55分,記者同樣在中泉廣場發單叫車前往新疆農業大學,等了5分鐘也沒有司機接單,而此時記者身邊已有十幾輛空車經過。記者只好放棄等待。
    12時06分,記者步行至新華南路,重新發單叫車,等待司機接單過程中也有四五輛空車過去。
    12時18分,新AT938出租車司機王師傅接單,軟件界面顯示車距75米。到達目的地後,出租車計價器顯示記者需要支付15元車費,享受了“立減13元”後,記者利用支付寶付了2元車費。
    市民尚有疑慮
    從記者的打車體驗可以看出,雖然通過支付寶付款可以節省車費,但“快的打車”有時並不快,也不是什麼“打車神器”。
    家住烏市幸福路幸福苑的周丹告訴記者,2月12日19時20分許,她因著急去機場,在出門前就用“快的打車”軟件下單叫車,當時顯示“周邊有不到10輛空車”,等周丹來到小區大門口,軟件顯示已經等待了8分23秒,但是沒有司機搶單。
    因為趕時間,周丹只好用付小費的方式來招攬出租車,過了20多分鐘,周丹已經將小費漲至50元,但還是沒有司機成功搶單。無奈,周丹只好乘坐公交車,到達體育館路,才坐上一輛出租車前往機場。“就因為這個,我險些耽誤了飛機。”周丹無奈地說。
    隨後,記者隨機採訪了十幾位市民,40歲的劉女士表示,自己下載了該軟件,但不太會用,感覺操作挺麻煩的,此外還涉及支付寶賬戶的安全問題,如果現金支付的話,她還是願意嘗試的。
    30歲的張明則表示,該軟件現在還不太完善,“比如我沒有通過軟件叫車,雖然附近有不少空車,但都跑去‘搶單’了,這樣我就不容易打上車。”張明坦言,如果沒有返錢這個優惠,相信下載此軟件的市民也不多,畢竟這個軟件離真正意義上的“打車神器”還是有一些距離。
    希望得到有關部門支持
    “我一早上都沒有拉在路邊攔車的乘客,一單接一單,忙得不亦樂乎。”出租車司機張師傅說,2月19日,“快的打車”軟件公司將乘客返錢從最初的10元漲到了13元,現在用這個軟件打車的市民明顯多了。
    “為了安裝這個軟件,我還專門換了部手機呢。”張師傅告訴記者,現在還有很多司機沒用這個軟件,有的是嫌麻煩,有的是不會用。“我希望這個軟件能夠得到有關部門的正規化。”
    王師傅使用“快的打車”軟件剛四五天,說起這款軟件,王師傅連連稱贊:“雖然一天就補貼5單,一單5元錢,但這樣我拉完一趟立馬就接下一單,基本不會跑空趟,效率提高很多。”
    在近20分鐘的車程中,王師傅的手機一直有語音提示乘客發單信息,除了起始點,界面還播報並顯示與發單乘客間的距離。王師傅說:“如果乘客發單時願意拼車,我還可以連搶兩單,順路就把乘客帶上了。”
    “就算以後軟件公司不給司機補貼了,我也會繼續用打車軟件,因為這樣不僅方便乘客,司機們也有利可得。”王師傅說。
    據瞭解,“快的打車”軟件1月25日在烏市應用以來,目前已有3000多輛出租車裝有此軟件。而相關部門也並沒有支持或反對的聲音。
    兩位師傅均表示,如果有相關部門支持的話,大部分出租車都裝上這個軟件,應該會對“黑車”有很大打擊。因為下載“快的打車”軟件需要出租車司機的服務資格證明,“黑車”無法下載。
    烏市客運統管辦主任梅海波介紹,市客運統管辦未接到支付寶方面的相關消息,而且按照規定沒有統管辦的通知,嚴禁司機私自下載任何支付軟件收費,畢竟這樣會產生司機“挑客”行為,不利於正常的交通環境。統管辦目前也在積極調研,希望將打車軟件正規化,切實保障市民的利益,真正為市民提供方便。  (原標題:烏魯木齊的哥試水“快的打車”)
創作者介紹

eleven

oh52ohshw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